【從數據認識經濟】回顧2003年SARS對香港社會的影響

行業數據

武漢「新型冠狀病毒肺炎」疫情持續擴散,在剛過去的週末大幅增加。截至1月21日早上8時,內地各地累計錄得219宗個案。確診人數集中在武漢,共198宗。其中,武漢確診個案中有4人死亡,而武漢市內共有15名醫護人員確診。廣東省四個城市共14人確診:深圳錄得9宗,珠海錄得3宗,湛江及惠州各1宗。另外在北京錄得5宗個案,上海錄得2宗。而泰國、日本及韓國均錄得確診個案,輸入個案全部是武漢人。香港雖暫未有確診個案,但因應鄰近地區的情況,港府亦加強監測,新增要求武漢抵港航班乘客填寫健康申報表。

國家主席習近平昨日(20日)對「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」作出重要指示,表示必須高度重視疫情,全力做好防控工作,並強調要把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,堅決遏制疫情蔓延勢頭。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,擔任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,他明確表示武漢肺炎疫情已經出現人傳人,病源相信來自野味,但不知道是哪種動物,呼籲沒有特殊的情況不要去武漢。

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管軼表示,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根據官方首例發病是在2019年12月12日,當時防護系統可能沒有那麼敏感,在醫學上可能實際的早發病例要向前推大概半個月到一個月,因此最初的發病可能是11月20日至12月1日期間。管軼進一步解釋,當年SARS疫情,首例發病時間是2002年11月16日,到次年1月底出現第一個「超級傳播者」。現在已經是2020年1月20日,這麼看,這個病毒在人群傳播和適應能力、以及發病情況和致病能力都跟早期的SARS發展曲線相像。管軼表示:「我希望我們能接受SARS的惡劣教訓,也希望我們的防控情況和作風不要跟SARS高度相像,否則會在百姓和全球間引發負面影響。」

既然兩者高度相像,我們不如重溫當年SARS對香港民生的影響有多嚴重?

2003年2月21日,當時一名染病的廣州中山大學退休教授來港,並入住旺角京華國際酒店,有關病毒正式進入香港。至3月初,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8A病房的醫護人員及病人相繼出現急性肺炎,及後迅速感染醫院訪客、相關人士的鄰居、同事,疫症終在3月中在社區爆發並蔓延。之後,隨疫情不斷擴散,世界衞生組織對香港發旅遊警告,學校亦需停課,當中大批住客受感染的淘大花園E座更被頒令隔離。

當年感染人數由4月尾起穩定下降,5月23日世衛解除香港旅遊警告,自6月12日起香港再未有新增個案,並終在6月23日從疫區名單中除名,疫潮告一段落。整個過程歷時四個月,期間共有1755人染病,299人死亡,包括6位公立醫院醫護人員和2位私家醫生,是香港近年最嚴重的瘟疫。

當時受SARS疫情影響,香港人心惶惶、百業簫條,各行各業大受打撃,很多畢業生無法找到工作,更出現減人工、涷薪、集體解僱的情況。2003年5月香港的失業率升至8.7%。至於反映樓價走勢的中原城市領先指數(CCL),亦由2月底的35.49點跌至8月的31.77點,跌幅達到10.5%。至於恒生指數,在2003年2月21日時收報9250點,隨著疫情大規模爆發,恒指至4月25日時跌至全年低位8409點,期間跌幅達9.1%。

製圖/文字:Business Digest

你可能感興趣

loading